西充县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主办
首页 > 西充文明网 > 图片新闻

社会敬孝 解读关爱空巢老人的“西充模式”

西充县宏桥乡青龙嘴村重阳节老年文艺队演出西充县宏桥乡青龙嘴村重阳节老年文艺队演出。

西充县宏桥乡板桥子村重阳节坝坝宴。

西充县关爱空巢老人信息服务中心与空巢老人座谈。

西充县扶贫开发协会领导下乡慰问空巢老人。

爱心企业请川剧团为老人唱戏爱心企业请川剧团为老人唱戏。

  素有“忠义之乡”美誉的西充县,尊老爱老、敬老孝老历来备受推崇。50000余名空巢老人散居在西充县广袤的农村,他们如何安度晚年?子女担心,党委和政府揪心。解决“老有所养”成为涉及千千万万个家庭、牵动社会神经的敏感问题。经济并不宽裕的西充县如何化解这个敏感问题?连日来,记者走访西充城乡,试图还原他们如何用爱心和智慧走出一条切合实际的关爱空巢老人的“西充模式”,动员社会力量,敬献孝心,关爱老人。

  全县大摸底

  50000余名老人散居农村

  去年3月,县委书记韩伦红一次下乡直接促成了全县对农村老人大摸底。多扶镇西山井村一名76岁的老人长期独居,备感孤独,她紧握着韩伦红的手,“政策是越来越好了,但是我的儿子在外打工,四五年都没回家了,我这心里空空的。”老人的话既辛酸又无奈。“来回往返一趟要花好几千啊,每年春节才放几天假,火车票也不好买,不如把这个钱寄回来。”“等到多挣点钱就回老家尽孝。”这是许多农村子女的想法。“子欲孝而亲不在!”“尽孝哪能等呢?”韩伦红心情凝重,“光靠钱哪能解决他们的全部问题!”为此,该县迅速启动了对全县农村养老情况的摸底调查。

  2013年6月前后,西充县在之前“普查”的基础上,再抽样对全县1500户空巢老人进行了为期1个月的调查。

  调查数据显示:全县60岁以上的农村空巢老人达到50000人,其中,独居占比90%。在这庞大的空巢老人队伍中,58%的老人日常生活无人照料。3个月未接到子女电话的空巢老人占68%,子女两年以上未回家的占外出务工家庭的42%,

  生活不便、看病困难和精神孤独等问题成为压在农村空巢老人身上的“三座大山”。

  占山乡17村的老人宋昭宇,老伴去世了,两个女儿又远嫁外省,只能一个人生活,因为怕麻烦,做一次饭要吃几天,冬天不敢洗澡。唯一的陪伴是家中喂养多年的老黄狗。

  罐垭乡10村老人王义先常年多病,一日突发疾病倒地,若不是邻居到他家借锄具,可能会发生人间悲剧。“能拖则拖,拖不动就算了。”老人说,生病了,走又走不动,就是到场镇上去,连医院在哪都不知道,也不懂得怎么挂号、拿药。

  一首《常回家看看》唱出了老人心中的孤苦和寂寞。偏远的村子里,除了独居的老人,村子里也没其他人了。“摆会儿龙门阵,打会儿话平伙,老人都会兴奋异常。”采访中,凤鸣镇党委书记杜斌吿诉记者,他有一次下乡时,一名78岁的老奶奶拉着他的手不让他走,说她七八天都没看见一个人了。那次下乡,杜斌陪老奶奶摆了一上午龙门阵。

  西充模式

  政府和民间两条保障线

  如何搬走压在农村空巢老人身上的“三座大山”?2013年,西充县委常委会通过专题研究,由7位退职县级领导带队,组织旅外人士联谊会、民政局、卫生局等30多人,再次进村入户摸清空巢老人的突出问题,拿出了针对性极强的政府引导、干部帮扶、家庭赡养和社会关怀“四位一体”方案,政府和民间两条保障线编织“爱心网”。

  谢林,西充县退休干部,拒绝企业的高薪聘请,却成为不拿报酬的县老年服务中心执行理事长。“我们为全县51370名空巢老人建立档案,子女联系电话,村上联络员是谁,身体状况等等。”

  谢林看来,逢年过节给贫困老人发放一点物品和现金是最低级的关爱方式。“我们要做就要做公共服务,面对所有的空巢老人。县、乡、村、社四级联动,构建老年协会、老年活动室、老人互助组、村卫生组、党员义务服务队和爱心联系卡等关爱网络。

  由“爱心联络员”牵头组织,引导老人相互照顾、相互扶助。6000多个“关爱互助组”,覆盖每一个村社,50000余名农村空巢老人实现居家养老。在联络员的召集下,老人们每天聚在一起,到老年室里活动。

  鼓励空巢老人建立老年协会活动中心,组织开展各类活动,实现自我管理、自我服务,政府还可以提供一些补贴。目前,全县44个乡镇均建立了老年协会,80%的村(居)成立了老年文艺演出队。

  600多个老年协会让老人们唱起来、跳起来,一年100余场次老年文艺演出成为喜闻乐见的“精神大餐”。

  在乡、村老年协会主导下,该县最偏远的罐垭乡,外出人员纷纷同村老年协会签订协议,在外出期间将空巢父母委托协会进行有偿照顾,仅2013年全乡就签订养老协议200余份;在家留守老人还开展互动“敲门行动”,每天互致问候。

  8条“土办法”很管用

  农村养老“问题”凸显,咋个解决呢?西充县创新“政府引导、子女主体、老人互助、社会帮扶”的思路,制定8条行得通、办得到、真管用的“土办法”帮扶关爱农村空巢老人,实现其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

  配一键通 关爱相随

  引导通讯企业为空巢老人量身定制、免费赠送一键拨号的智能卡片机“一键通”,老人只需轻轻一按"1"字键,立刻就有医生上门看病,拨"2"字键能很快联系上子女,拨“3”字键马上就能找到村干部,“爱心呼叫”永不“等待”。

  上门巡诊 看病不难

  村医驻村行医,全县已有852名签约的乡村医生每天到“空巢老人”家中巡诊看病,多名腿脚不便的老人享受“上门”医疗服务。

  联社包户 老有所依

  每个空巢老人的门上,都有一张“便民联系卡”,上面记录了联系村居干部、联络员、医生、子女的联系方式,全县3万余名党员干部深入基层,结对认亲50000余户空巢老人。

  文化下乡 老有所乐

  在组织精品文化下乡的同时,全县44个乡镇620个村(居)均建立了老年服务中心和服务站,设立老年互助组1800多个,80%的乡(镇)成立了老年文艺演出队。让老人们唱起来、跳起来,成为喜闻乐见的“精神大餐”。

  联户互助 邻里照应

  以村(居)民小组建立“关爱互助组”,由“爱心联络员”牵头组织,引导老人相互照顾、相互扶助。利用闲置农房、加工房等场地,组织空巢老人集中居住、共同生活、相互照顾,建成集养老、活动、医疗于一体的小型“养老服务点”。在家留守老人还开展互动“敲门行动”,每天互致问候。

  自愿服务 传承孝道

  目前,该县已成立各类志愿服务队600余支,为空巢老人提供服务。设立关爱“空巢老人”爱心基金,由县旅外人士联谊会管理,开展“公益”下乡行动。一年来,汇聚“公益”养老资金达1000多万元。

  寻亲问孝 凝聚孝心

  村社干部督促在外子女定时给付赡养费、每年至少一次回家看父母、每月至少一次电话问候父母。对长期不寄钱、不通信、不看望老人的子女,由旅外人士联谊会“上门”“寻亲问孝”,促成在外子女关爱老人、“常回家看看”。

  政府引导 老有所养

  出台惠老“四项政策”,长寿津贴提高2/3,年终大额门诊费用补偿比例提高20%,大病重病救助比例提高10%。倡树敬老爱老的新风尚。广泛开展“孝儿女”、“孝媳妇”、“孝亲家庭”、“敬老模范”等评选活动。

  镜头一

  三元桥村:国道上的互助点

  212国道笔直穿过,也将凤鸣镇三元桥村分隔在国道两旁,怕老人们过马路有危险,村里因此设置了两个养老互助点。

  12月26日下午3时,记者来了其中一个互助点。这是一栋二层小楼房,房子主人外出打工,家里没人了,就无偿借给村上成为老人互助点。20多位老年人聚在这里,苏永桥正和老伙伴儿们打扑克,打到激动时,他会将牌豪气的拍在桌子上,周围站满了老人,等待谁输掉,好有机会补位上去玩一盘。

  门前坝子里生着一堆柴火,没机会玩牌的老人围着火堆闲聊。“村里负责水电、购买桌椅板凳等费用。”作为联络点的负责人,苏永桥代表老人们向记者详细得介绍着自己每日的工作,“每天早上和中午吃完饭后,我就要去所有的空巢老人家里走一圈,看他们身体好不好。”

  凤鸣镇党委书记杜斌介绍,按照县上的安排,全镇的所有村要么借用民房、腾出办公用房或利用废弃校舍等,都建立了这样的联络点。

  换灯泡、维修电器、镇上买米、买油、代购日常生活用品、挑水劈柴、挑水煮饭、代办农保、低保、户籍证明、卫生院领医保卡——记者随手翻看一名联络员的“联络日记”,每天都是琐碎的小事,“对老人来说就是天大的事,”联络员苏永阳说,这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举手之劳就帮了大忙。

  镜头二

  村医贾文炎:田间地头量血压

  2013年,西充县政府和卫生局将村医进行了统一管理,业务上由卫生局指导,而管理权交给当地村委会。村医每天巡诊、上门问诊、入户签到。“原来他们都跑到场镇上摆摊挣钱了,现在财政给的补助,必须与‘驻村行医’,上门巡诊挂钩考核,老人不满意,还要取消村医资格。”

  贾文炎是中岭乡会仙桥村村医,巡诊记录本上清楚的记录着每一位空巢老人的身体状况,每隔5天,他将走访全村所有的空巢老人,有时就在田间地头为老人量血压。

  12月18日,他在为何仕芳检查完身体后,建议她多休息。而在7月,何仕芳因冠心病和支气管炎病情加重,在家中呼吸困难,幸亏被上门巡诊的他发现,“我当时就拨打了120,然后进行简单的救治。”担心何仕芳在医院没人照顾,贾文炎也随车护送到了医院,为她垫付医药费,守候在病床前,直到何的子女从外地赶回来。

  钱从哪来?

  200万财政资金撬动社会爱心

  2004年,范明云从凤鸣完小退休。看到村子好多老人老无所依,牵头成立三元桥村成立老年协会的想法,开展各类活动,也培养村民打腰鼓、组织跳舞唱歌等,很快受到村民的喜爱,十年过去了,范明云的探索在西充全面开花结果,全县620个村都成了老年协会,范明云说,“协会最大的问题还是资金。”

  政府财力有限,如何解决最大的资金问题呢?

  2014年年初,西充给全县每个村预算了3000元财政经费,“预算到村这一级,在全县还是第一次,估计全省全国都不多见。”谢林称,为了保证资金使用到位,年底逐一对各村考核,达到85分的才能拨付。

  每年200万元的财政支持,起了很好的示范和带动作用。人力上,有一大批爱心人士不计报酬,热心走村串户,有县、乡、村、社四级干部“划片包户”。让每一名老人都有帮扶对象,生病有村医生上门看病;买米买油有联络员;把老人适度集中在互助点,有人摆龙门阵,老人不会孤独。

  正是因为西充县关爱空巢老人的“爱心网”形成,老人们都有所依、有所乐,子女在外放心了。“村里有个老人,不愿意跟着儿子去城市生活,我们协会知道后,主动照顾她的所有起居,带她参加协会活动。”看着自己的妈妈在农村也并不孤单,王建平先后三次给三元桥村老年协会捐了电视机和现金。

  县老年服务中心将所有爱心资金用作了建造公共服务上。四川昌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捐资200多万元,开展“让爱回家”公益活动,从成都请来川剧团到乡镇为老人唱大戏,以喜闻乐见的方式为空巢老人送去“精神食粮”;为44个贫困村老年活动室捐赠设备,解决老人的活动阵地。县民营康桥医院推出空巢老人就医免费接送、体检费减半、出院后专人回访等服务,受到了广大老年人的欢迎。县移动公司、电信公司为“空巢”老人赠送智能机、老年机2000余部,极大的方便高龄失能老人应急求助。

  效果怎样?

  空巢老人居家安心养老

  在村老年服务站协调见证下,凤鸣镇三元桥村5社的苏永阳老两口和小儿子签到了一份“赡养协议书”,每月给老人寄生活费300元和每个月至少打电话一次等。

  而每天吃完饭后,苏永阳总能遇见互助点的联络员,“他会来问我忙不忙,身体好不好,还会叫我一起去耍。”这一年以来,虽然和老伴生活在农村,苏永阳却跟老哥们儿们过得很开心。

  会仙桥村空巢老人们也同样过上了“洋气舒服”的生活。2014年12月26日下午5时记者在该村村委会前看到,8位中年妇女正在跳广场舞,而他们的音乐时来自一旁的喜爱鼓乐的空巢老人所演奏,在这个点不远处,8名头发发白的老人也在跟着电视屏幕练习新的舞曲,一个动作要重复好几遍。“每年正月初二我们老年队要唱大戏哦,十里八村的都要来看。”

  子女:父母有所乐 可放心在外打拼

  王朝晖,早年外出打拼,已在深圳拥有自己的电子加工厂,事业有成的他每日却心事重重,“主要是妈妈一个人在家里,担心她的生活。”

  一开始,王朝晖也想接母亲跟自己一道生活,但老人却以各种理由拒绝了,“她说不习惯城市的生活,她又担心时间久了自己生活习惯不好被我们说。”无奈之下,王朝晖只好趁空闲时回家看看母亲,“但每次能呆的时间只有几天,起不到任何作用啊。”

  今年8月,王朝晖回家时,却发现母亲生活得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孤苦,“她每天都要去跳舞,每个月还要参加村里的老年人活动大会,开心得很。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我大可以放手去做事业了。村里解决了王朝晖的后顾之忧,他也不忘回报家乡,修桥补路建学校,他捐得不少。

  村支书:基层工作好做了

  说起关爱空巢老人的工作的效益,中岭乡会仙桥村村支书贾小平概括得言简意赅,“群众幸福了,基层工作好做多了。”“我们村把村干部分成四组,村支书、村主任、村会计和纪检员分别负责一组。”贾小平称,每一个小组都对应联系三个社和特困空巢老人,每周至少两次到所负责的空巢老人家中,解决老人的具体生活问题。“就是帮他们换换灯泡,帮打米换面、教用电器,或者没事可做散散步,拉拉家常,老人就会很开心了。”

  这一年,贾小平有了最直接的感受,“外面的年轻人质问我们的时候少了,打电话语气平和了。春节回家请乡亲吃坝坝宴的多了。老人上访的少了,支持工作的多了。干群关系和谐了。”“农村空巢老人养老是当前农村的一大社会问题。”韩伦红认为,这些老人身处社会最末端,关爱他们是最不起眼的民心工程,是凭良心做事。我们每一个人也会像他们一样终将老去,这样做,也是给下一代做榜样。 (杜雄 杨弃 记者苏定伟 杜强)

责任编辑:黄诗婷